穿越之第一魔女,挺進穴內

  穆思岳沒有看它的意思。他只是瞥了一眼,看到:“祝穆老師生日快樂!”

  她停頓了一下,抬頭看著穆希成,“怎么樣.今天是你的生日嗎?”

  突然間,他的家人都在看著他。

  穆希成只是說,“我都沒注意到?!?/p>

穿越之第一魔女,挺進穴內

  穆世炎看著他?!稗k公室秘書看見你了嗎?”

  他看到了短信的簽名。

  但是接下來的一秒鐘改變了焦點,“生日仍然要慶祝!你能在哪里通過?看來我的老板不夠有同情心!”

  穆思悅幾乎插不上一句話,但她當然也希望穆希成過這個生日。

  牧溪市真的不怎么慶祝生日。從童年起就沒人關心這樣一個普通的日子。

  因為蛋糕之類的東西沒有準備好,穆世燕說當她出去坐在車里時,她竟然又想起了顧城。他說她從小就不常慶祝生日。

  但是她總是記得他在國外慶祝生日的那個晚上。這很特別,如果她想的話,她不會忘記的。

  他們真的有一點點相似嗎?

  然而,偏偏她的頭腦如此頑固,除了顧城,她拒絕承認任何人。也許這就是命運的微妙本質。

  我在路上預定了一個私人房間,當我到達俱樂部時,已經有人出來拿起它,用恭敬的話像“穆宗!”和“贊美老師!”

穿越之第一魔女,挺進穴內

  當時,穆思岳覺得時間過得真快,每個人的社會地位都在變化。

  但她似乎沒有?

  因為她不喝酒,她只是來慶祝的,所以她很自然地點了蛋糕和其他東西。

  "順便記得帶一份禮物!"穆思言的微笑提醒。

  她微笑著轉身出去。她剛走了幾步,穆希成就跟著走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她停下了。

  穆希成手里拿著她的外套?!巴饷婧芾??!?/p>

  雖然都在皇家宴會廳,但食物和蛋糕是在另一棟樓里點的,中間的天橋會有點冷。

  她笑著接過來?!澳慊丶野??!?/p>

  "如果你需要什么就打電話給我,你能聽到我。"穆希成問道。

穿越之第一魔女,挺進穴內

  穆思岳只點了點頭,便聽到他說:“我不需要禮物,不要走遠了去折騰,晚上不安全?!?/p>

  她有些無奈,因為牧溪很少這么嘮叨!

  沒辦法,她只好開玩笑,“我給你紅包?不要去購物?!?/p>

  他真的點點頭,總比讓她去購物好。

  穆思悅剛才還在說玩,但紅包確實已經給了,不過禮物還是要補上,等明天再買。

  當她去點蛋糕時,顏的哥哥不知道誰被邀請了。當她回來時,盒子已經很忙了。

  聽他們的稱呼,他們大部分應該是黃木人,加上幾個“朋友”,這個臨時的生日宴會變得多姿多彩。

  這很好,但這也表明他們今晚必須喝很多酒,所以她會等著當司機。

  穆希成是壽星。他的同事和朋友都很驕傲,沒有盡力勸他喝酒,但也沒有給他任何真誠的祝愿。他根本不可能戒酒。

  穆思岳不知道自己的酒量,但看到自己上了兩次廁所,知道自己可能受不了了。

  當他叫她出去時,她正要推他一把。

  "困了嗎?"在門口,穆希成直挺挺地靠在墻上一點點,她的臉上略帶醉意,但和她說話的狀態很正常。

  穆思岳搖搖頭。"如果你累了,你應該早點結束?"

  他微微彎下嘴角,可能是因為他真的喝了一半,突然抬起手來撫摸她的側臉,“沒什么!”

  雖然撥開了頭發,但穆思悅整個人還是怔了愣,只是看了他幾秒鐘。

  顧城過去喜歡用拇指摩擦她的臉頰。也許他甚至不知道這個習慣。她并沒有特別注意,但她被穆希成的行為完全喚醒了。

  穆希成的聲音在他耳邊繼續低沉:“如果你困了,你需要一個房間。你應該先休息一下,結束后給你打電話?”

  她微微仰起臉,強擠出一絲微笑,然后又回到了她的腦海中.沒有。

  然而,牧溪市堅持要一個小房間來防止她因為在那個盒子里吵鬧而頭痛。他去了廁所,回到了箱子里。

  穆思岳獨自一人坐在房間里。盡管她只是又困又累,但此刻她并不覺得困。

  噪音很好。此刻她是房間里唯一的一個人。極度的寂靜放大了突如其來的想法,迫不及待地轉過身來,看到這樣一張臉。

  然而,她努力忍受,甚至多次嘲笑自己。這個時間和距離不能跨越。她能談什么樣的愛?

  他給的戒指仍然纏繞在他的食指上,他的手機屏幕仍然是他的經典姿勢。每次,這都是他唯一能解決失蹤問題的方法。

  她一直坐在床上,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躺下,半條腿還垂著,睡著了。

  我隱約覺得,當有人打電話給她時,牧溪正坐在床上,等著她睜開眼睛回應一會兒,“你醒了嗎?”

  穆思悅緩了緩,坐起來,“怎么樣.幾點了?”

  已經是清晨了。

  "如果你太累了,就在這里呆一晚?"穆希成說著,抬手修剪了一下她凌亂的頭發。

  她看得出穆希成確實喝了很多酒,但她的頭腦并不特別清醒。她的面部特征看起來很疲憊。

  但他一直以來,面對她時,他從來沒有對外界漠不關心,現在他也在努力展現最好的一面。

  穆思岳笑了笑,“洗完臉我就醒了。我開車的時候你睡在車里?”

  說話,腳已經著地,去洗手間。

  穆希成坐在床邊,微微垂下眉毛,用手撐著太陽穴,以緩解頭痛。

  當穆思悅出來的時候,他仍然保持著那個姿勢,微微皺眉?!澳愫攘硕嗌??”

  他確實放下了手,他的聲音很平靜,“不錯!”

  她看著他站起來?!拔乙惨茨??!?/p>

  她點點頭,在原地等著。

  等他進去后,他轉身看了看他放在床邊的西裝外套,直接去幫他。

  然而,他很可能是不小心放了外套,這是不規則的。她拿起它,大衣的一角反過來,她花了一會兒才找到它,然后她把它滑到衣領上。

  也是時候把它倒過來了。一個東西從床上掉了下來,幾乎滾到地板上。她用手抓住了它。

  房間里的燈沒有白天那么亮,但是他進來打開了燈。至少她能清楚地看到她拿著的是一個戒指盒。

  如果其他女孩知道牧溪市對自己感興趣,把這些東西放進他的口袋,因為她們不會和他說話,她們肯定會把它們放回去,假裝什么也沒看見。

  但這時候,穆思悅整個人有些僵住了,她甚至沒有任何想法要放回去,而是打開了盒子。

  不是因為別的什么,而是因為那個盒子,她非常熟悉它。

  一開始,顧城直接強迫她戴上戒指。他的方法就是拿出一枚戒指,請她幫忙戴上。后來她意外地看到了戒指盒。

  只有兩只眼睛足以記住,因為他為她付出了所有的努力。

穿越之第一魔女,挺進穴內

上一篇:鄉村愛情小李,女尊穿越完結小說
下一篇:國自產拍最新2018,一個挺身
三分飞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