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貝腿打開一點我進不去,我的室友是不是太銷魂

  喬轉向南方,鉆進被子里。

  那人關上門走了,約拿呆滯的目光轉了過來,慢慢坐起來抱著被子靠在床上。

  一個人吃午飯真的沒有意義。玉瑾安隨便吃了一些來填飽肚子。

  阿姨來收拾桌子。余金安想到了什么,說:“阿姨,晚上你做宮保雞丁,水煮牛肉,西紅柿炒雞蛋,這些菜?!?/p>

寶貝腿打開一點我進不去,我的室友是不是太銷魂

  “???”小時工阿姨驚呆了。"余太太上次跟我說,你不喜歡味道太重的菜."

  “她喜歡吃東西?!庇耔残α?。

  “哦,我明白了?!卑⒁探恿?,趕緊收拾廚房,然后拿著錢包去超市買菜。

  客廳很溫暖,但仍有一種冷清的感覺。玉瑾安看了一眼樓上鎖著的門,坐在桌旁,手里拿著一個剝栗子的袋子。

  點擊點擊!

  他的動作又快又快,一碗金栗子仁完全脫殼了。

  男人起身進了廚房,拿出鍋先把米洗了,然后放在水里煮粥。過了大概二十分鐘,米汁漸漸煮出來,變稠了。他把去皮的栗子仁倒進鍋里,繼續煮。

  小時工阿姨拿著買來的食材進門,迎面聞到一股香味。她走進廚房,看見玉瑾正在煮粥。

  “余老師會煮粥嗎?”阿姨表示非常驚訝。

  站在餐桌前的男子上身穿著淺灰色羊絨衫,下身穿著一條黑色家居褲,沒有西裝和領帶,也沒有刻意打扮。他只是側身站在湯鍋前,一只手插在褲兜里,用另一只手輕輕攪動鍋里的粥。

寶貝腿打開一點我進不去,我的室友是不是太銷魂

  簡單的動作,卻因為他的人,不簡單。

  “嘖嘖嘖?!?/p>

  阿姨看著鍋里的粥,真誠地嘆了口氣:“余老師真是個好丈夫。人有才華有才華,體貼又心疼。俞太太真有福氣?!?/p>

  關火后,余金安拿了一個瓷碗,小心翼翼地把粥放進去?!爸皇抢踝又?,很簡單?!?/p>

  “哎,單純也是俞太太的福氣?!卑⒁堂虼叫α诵?,“再簡單的事情也需要人愿意去做,就說我是男人吧,我已經和他結婚三十多年了,別說吃一碗他煮的粥,就是喝一杯水他都倒三催四催。跟人比,這個人真的是無與倫比……”

  阿姨抱怨了一句,余金安拿出一些泡菜放在盤子里?!鞍⒁?,鍋里還有很多粥。想吃就吃?!?/p>

  “哎喲!”小時工阿姨瞬間被余金安的眼淚感動了。這孩子怎么這么好?他脾氣很好,很有禮貌,每次交鐘點費都會多給錢。差距真大!

  “謝謝余老師?!卑⒁腾s緊謝過她,瞬間把對玉瑾安的喜好提升到了五星。

  玉瑾安端著餐盤上樓,他的瘦瘦的身子有點彎。這個阿姨雖然有點多嘴,但是她在他耳邊嘰嘰喳喳的樣子,讓他覺得家里很溫暖,很假。其實他并不希望自己的母親那么美麗高貴。

  只要他需要媽媽,媽媽就可以和他在一起??上脑竿惠呑佣疾粫崿F。

寶貝腿打開一點我進不去,我的室友是不是太銷魂

  三樓的臥室里,有厚重的窗簾。郁楠一進去,納喬正坐在床前發呆。他放下東西,走過去拉開窗簾,但瓊南攔住了他?!皠e打開?!?/p>

  “外面陽光明媚?!?/p>

  “不要?!?/p>

  她堅持拒絕,余金安只好放棄。他拿起瓷碗走到床邊,遞給喬楠?!昂戎??!?/p>

  栗子仁拌在濃稠的白粥里,喬楠眼里閃過一絲笑意?!澳阕龅?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玉瑾安大吃一驚。

  用勺子輕輕攪著粥碗,喬楠彎著嘴唇?!爸嗵砹??!?/p>

  "……"

  雙手接過粥碗,納喬吹涼嘗了嘗。她的表情自始至終都很平靜,也沒有剛剛看到他煮粥的阿姨的驚訝和夸獎。

  是不是太平靜了?

  玉瑾安撇嘴,辛苦了,他剝栗子煮粥,不小心被燙傷了。她連感激都沒有?

  真是的!

  一碗粥見底后,納喬把空碗還給余金安,然后轉身繼續睡在被子下。

  打——

  郁達夫皺眉,納喬的這種心情顯然是不對的。但他知道她有問題,卻不知道怎么幫她。

  收拾碗碟下樓。阿姨已經開始準備晚餐了。玉瑾安坐在沙發上發呆,不知道再想什么。

  “余老師,你說晚飯能不能只準備幾個菜?”

  “是的?!?/p>

  他點頭答應,大媽轉身忙活去了。

  “阿姨?!?/p>

  余金安張開嘴叫她。阿姨笑了笑,回來了?!坝惺裁淳驼f出來?!?/p>

  “你知道怎么讓人開心嗎?”

  “于太太還是不說話?”

  玉瑾安點點頭。

  “嘿,俞太太一定嚇壞了。小孩子真的很窮?!卑⒁虈@了口氣,突然想起了什么,問道:“余老師,我們老家有治這種病的。要不要試試?”

  “什么?”余金安問,大媽轉身坐在他身邊,告訴他家鄉常用的土辦法。

  吃飯的時候,喬納還是不肯下樓。玉瑾安看著滿桌子她最喜歡的食物,忍不住抿了抿嘴唇。

  沒多久,他就把錢給了姑姑,叫她這幾天天天過來照顧喬楠。

  別墅很快又安靜了下來,郁達夫沒有吃晚飯,直接上了樓。他推開臥室的門走了進去。躺在床上的人拉過被子蒙住了臉。

  明顯不想見人。

  玉瑾安沒有上前,而是徑直走到衣柜前,打開門,拿出一樣東西,然后大步走了。

  直到臥室的門再次關上,約拿才露出頭來。他神秘地進來,拿走了一些東西。

  一會兒,約拿掀開被子,赤腳走到窗前。她微微拉開窗簾,從窗戶往下看。

  在別墅的花園里,余金安一手拿著手機,一手打開手電筒。一個拿著喬納的外套,那是剛剛從樓上的衣柜里拿出來的。

  他按照姑姑告訴他的步驟,先繞著整個花園走了一圈,然后大喊:“約拿,回家吧?!?/p>

  三樓,離樓下的距離有點高。約拿聽不到他嘴里在說什么,所以他不得不打開一扇窗戶。

  “瓊安,回來!”

  四周一片寂靜,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在夜色中回蕩,也一點點滲透進約拿的內心。她深吸一口氣,眼睛慢慢濕潤了。

  嗯。

  他是個傻瓜,他總是不停地說她傻。他傻,真的傻!

  這種在坊間流傳的做法,他甚至會信以為真。老人們就是這么說的。家里有孩子在哭。父母應該這樣給孩子打電話,也許能治好。但這些都是民間說法。哪里能真正相信他們?

  噗——

  喬納突然忍不住笑了起來,笑啊笑,她的眼睛變得濕潤了。余金安,謝謝你為我傻。

  那個人手里拿著衣服在花園里走來走去,但他不敢輕易停下來。他覺得不好,忘了問他阿姨他要跑幾圈。

  “瓊安,回家吧?!?/p>

  “我在這里?!?/p>

寶貝腿打開一點我進不去,我的室友是不是太銷魂

上一篇:在廚房邊做飯邊啪小說,口述群p過程
下一篇:女朋友特別會夾是什么體驗,辣文合集高h
三分飞艇